渭城区周边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健康新闻 >
神经外科医生:为什么看似正常沟通,却给患者家属带来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06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:皮皮瓜,清华医学博士,神经外科医生,本文为作者真实经历的随笔。

作为神经外科医生,对于脑出血合并严重头外伤的昏迷病人,我们都会问:“病人是先摔倒后昏迷,还是昏迷后摔倒?”因为明确先摔倒还是先昏迷,会直接影响接下来的治疗策略。

一个值班的深夜,急诊收进来一位病人,就出现上面的情况。从急诊到手术医生,再到ICU医生,三个环节的医生,出于负责的态度,或简单或详细都去亲自找家属问了病史。于是,“病人是昏迷后摔倒,还是摔倒后昏迷?”就被问了三遍。由于发病时家属不在场,因而他们答不上来。当然,此时对于这个病人,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。

病人是位老年女性,生前就已立下遗嘱,自己病危且救回希望渺茫之时,仅接受保守治疗,拒绝一切有创抢救,尤其不允许在自己身上插上各种管子。家属理解并谨遵患者遗嘱,在病人往生之路上,我们采取“既不拉一下也不推一把”的策略,让患者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开。

这个病例的诊治过程中,我的角色是作为管床医生和可能的手术医生,负责询问患者病史,并告知手术的利弊风险。我一直以为,家属对于整个沟通过程都是很满意的。

事情过去一个月,因为工作上的原因,家属、老师和我坐到了一块。家属向老师表示感谢时,说到:“和您的沟通,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大医。在您来看我母亲之前,好几波大夫,上来都问‘先昏迷还是先摔倒’,我和姐姐都不知道。您来看我母亲后,通过病人身上的瘀斑,判断出老太太肯定是先昏迷才跌倒的。这才让我和我姐姐心里的包袱放下来。”

原来,老太太是独自生活。每当想到患者可能是先摔倒了再发生脑出血,家属就会产生沉重的愧疚,觉得自己没把老太太照顾好。当排除了这种可能,家属就释然很多了。

当时我脸上的表情肯定是颇为尴尬,但或许是疫情期间带着口罩,这位阅人无数的家属似乎没认出我,看起来没有关注到我表情的变化。

想起实习的时候,我按照诊断学课上教的,问一个公务员是否有过冶游史,她没有回答我,而是直接开始发飙骂人。从此我知道,与一个人品行有关的问题,若无必要则别问;若有必要问时,必须把“气氛”搞好再开口,比如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一脸地小心和歉意,等等。

我从来没想过,神经外科医生经常问的一个问题,字面上看没有任何的恶意,也会给带给家属那么重的“包袱”。

其实,这位脑出血患者,通过看CT片子,我们就基本确定不会是摔倒造成的出血。但我猜,即使家属让我对先摔倒还是先昏迷的问题给出意见,我的话也不一定能让他们放下负担。因为我肯定是对着CT片子分析,而家属是理解不了这种分析,而且,作为年轻医生,我从来不敢说“绝对”。老师是根据患者身上跌倒造成瘀斑来分析这个问题,家属自己就能理解,不管老师是否说出“肯定”两字,家属心里的包袱就都能放下了。

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字面上看毫无怀疑对方品行能力之意、甚至是好意的问题,也可能给对方造成负担或伤害。另外一点,安慰别人时,最无用的话便是“你不要这么想”“我理解你的感受”,用对方能理解的话分析事实,得出令人宽心的结论,才能真正地安慰。

健康新闻 财经资讯 军事新闻 法律在线 科技前沿 社会文化 汽车资讯 社会新闻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

Power by DedeCms